分卷阅读11

拉拉的SM生活外传 作者:瑶池照影

分卷阅读11

  ????般,令她心肝乱颤,命悬一线。

????“怎么不急呀?关于合作研发的意向我们上次就签定了文本,现在欠缺的只是职责的划分罢了。我有一个计划,白总听听有没有道理…….”这个名叫刘鸣凤的天美科技中国分公司的经理开始滔滔不绝的叙说起来,边说边征询着白依夏的意见,她哪里知道白依夏正经历着怎样的哀羞和煎熬。“恩……恩……啊……哼恩……”白依夏的身子和着刘真手指的抽送节律一抖一抖的,紧闭的双目中渗出点点泪花,口中喃喃,也不知是在应答刘鸣凤还是在无奈地呻吟。“白总,你觉得怎么样?”大概觉察到白依夏的语气有些异样,刘鸣凤问道。“哦…..恩…..我觉得不错,你……继续说…..”白依夏强打精神回应道,嘴唇有些哆嗦。“恩,那我就接着前面的来,说到哪了……”刘鸣凤看来说得兴起,一时半会还不打算结束,就在白依夏和她絮絮叨叨时,林茹却在一边不声不响地解下yf,将一个肥大的假yang具戴在了胯下……

????“白总,你们的强项在于对国内市场比较了解,所以,应用接口这一块就由你们负责,您看如何?”刘鸣凤还在继续她的谈话。“恩,我也是啊……”白依夏突然一声惊叫,原来,林茹悄悄接替了刘真的位置,她将白依夏撂着的那条腿一把掀起,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胯下的假yang具对准蜜xue口粗暴地顶入,抽cha起来,连续十几下猛烈的冲击,噎得白依夏一时喘不过气来……“怎么了白总?发生什么事了?”传呼器的免提麦克风中传来刘鸣凤焦急的询问声。白依夏的样子非常狼狈,本来雪白的脸和脖颈都涨得通红,她屏住气息竭力侧转身,对林茹连连摇头,泪光莹然的双眸充满哀求的神色。林茹得意地一笑,暂时停止了“驰骋”。白依夏这才喘息着调匀呼吸,用强作镇定的语气对电话那端的刘鸣凤道:“没什么,刚才打翻了茶水,您继续说,我听着呢!”于是这位刘总继续着与白依夏的谈话,而林茹则时频时缓地抽cha着,眼睁睁地欣赏着白依夏倍受煎熬的“丑态”。

????“唔……唔……”白依夏的目光越来越涣散,双颊泛起朵朵潮红,而林茹的抽cha频率也在逐渐加快,眼看gao潮又将来临,白依夏奋起意志结束了与天美科技中国分公司经理刘鸣凤的对话,挂断了电话,正当她不自觉地满怀期待准备好迎接这最后的狂野冲刺时,林茹却突然很“及时”、很恶毒地中断了她一直在做的“收腹运动”,将假yang具抽离了白依夏的shen体。“哼啊……呜……”白依夏情不自禁地呜咽起来,感觉就象被悬在半空进退不得,难受已极。

????“很难受吧?”林茹问道。“很想让主人ri你吧?那就快点求主人啊!”刘真也在一旁帮腔。白依夏的意志已经濒于崩溃,可她抬头看了看正和秦霞火热交欢的女儿白晓薇,哀求的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这一幕被秦霞“捕”个正着,她心中一动,胯部一阵猛烈的收动,伴着六副铃铛的“叮当”乱响,白晓薇也发出了登顶的狂喜呜咽……

????“小母gou,你玩得这么爽,妈妈还在受苦呢!”未等白晓薇从潮水般的快感中回过神来,秦霞又将她一把掀下地,并拽着她脖子上的金属链子牵她pa到白依夏的面前。秦霞冲林茹和刘真一使眼色道:“让小母gou好好孝顺孝顺妈妈吧!”领会了大姐的意思,林茹和刘真脸上都掠过一抹惊喜加赞叹的神色。刘真坐进靠椅,按白依夏坐在自己身上,双手托起她的两条大tui强行分开,对白晓薇道:“小母gou,过来给妈妈tian b,让妈妈也快活一下。”“求求你们,不要!”白依夏对这个三个恶毒手段层出不穷的女色魔已经害怕到极点,她苦苦哀求着,拼命想并拢双tui站起来,林茹立刻上前帮忙,和刘真两个人一人制住白依夏的一手一脚。秦霞则用诱惑加威胁的语气持续催眠着白晓薇:“小母gou,你不想让妈妈加倍受苦吧?那就听主人的话,作个乖女儿好好孝顺妈妈。你发过誓永远都听主人的哦!来吧……”边说边把白晓薇的头往白依夏两tui之间按。

????经过秦霞几个月的严酷调教,白晓薇的精神已经入魔,心中满是对秦霞的迷恋和崇拜,此刻虽然依旧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但对秦霞的服从心理不久就占了上风。“妈妈,对不起,主人也是为了我们好!”她闪着泪花向白依夏解释,把脸深深地埋入白依夏的两tui之间……不知什么时候,秦霞摸出了数码摄像机,将这一对母女欢ai的场面录了下来……

????16.餐厅里的调教

????白依夏瘫软地躺在靠椅上,与女儿的这场yin乱似乎耗干了她的力气,也彻底击垮了她的意志,尤其是当她发觉秦霞用数码摄象机把这一切拍下来后,她就知道自己在成为性nu的道路上已经走得太远,再也没有回头路了。时针指向了中午11点,秦霞将衣裙扔给白依夏,颐指气使地道:“把衣服穿上,跟我们走!”顿了顿又补充道:“ru罩和内ku就不必穿了,不但今天不必穿,以后也不必穿了。”“咯咯……”刘真忍不住笑了,这个虐待狂只要看见贵妇人受羞辱就觉得说不出的开心。“等等!”白依夏穿好上衣,正打算穿裙子时,刘真却喝住了她,她走到白依夏面前,将手粗鲁地伸到白依夏两tui之间捋着她的yin毛道:“b mao又长这么长了,几个月没剃了吧?哼,按我们的规矩,性nu隶是没资格留b mao的,你最好牢牢记住自己的身份,免得以后吃苦头!”说罢拿来电动剃须刀,将白依夏刚长齐的yin mao又一次刮得干干净净,寸草不生。给白依夏剃完yin mao,穿好yf,她们一伙才押着白依夏母女走出走出董事长办公室。

????经过办公室前台时,助理张莉见白依夏即将离去,连忙提醒道:“白总,下午两点您还得主持召开公司年度总结大会暨全体员工大会呢!”白依夏魂不守舍地冲张莉点点头,旋及在秦霞三姐妹的挟持下离去,而目送她的离去,助理张莉的脸上却泛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秦霞三姐妹开车载着白依夏母女来到一家幽僻的餐厅吃中饭,并且要了一个雅座。五个人围着桌子坐定,秦霞与白晓薇坐在一起,林茹和刘真则夹着白依夏,看起来“分工”明确。秦霞唤来侍应生点菜,正在点菜的时侯,刘真却偷偷摸进白依夏的裙底,在她的pi股蛋子上捏了一把……白依夏被折磨了一上午,早成惊弓之鸟,被刘真这么一捏,吓得差点跳了起来!她实在害怕刘真她们几个在这种公共场合再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让自己丢人现眼,所以她可怜巴巴地瞅着刘

分卷阅读11

- 伍九文学 https://www.59wt.com